覆水水水水

乐高真的好可爱啊!

突然想起来是Jason的生日,赶紧弄了个很随意的生贺_(´ཀ`」 ∠)__ ……对不起Jay

Dick:我觉得他会喜欢我的礼物的!
Damian:切,我的更有创意
Tim:……啊?

Bruce:阿福,他们送了什么?
Alf:爱意,老爷。

(联文1)【halbarry/绿红】One thing

(联文1)【halbarry】One thing
首发人员竟然是我,十分惊恐。因为不知道下一篇是什么样的就不写简介啦。

下一棒: @Stratus.
顺手催更!


【1】哈尔唱歌?哦上帝。

正联的值班安排一直都是三个人或者两个人留守瞭望塔,具体人员都是蝙蝠侠编排的。也不知道蝙蝠侠是按照什么标准选的人,不过,绿箭侠金丝雀这种夫妻被排在一起的次数还是很多的。因为这个,有一些人都在打赌下次蝙蝠侠排的哪一班会成为一对。金色先锋和惊奇队长这种不嫌事大的小年轻还扩大了赌博范围,把同性的几个英雄都放进了赌注里。其中就有哈尔和巴里。

原因据说是某一次回来拿东西(洋葱圈)的惊奇队长听到绿灯侠在给闪电侠唱情歌,虽然已经走调到超人的堪萨斯民谣都比他好听几倍的地步,但是闪电侠依旧在没有笑出声的情况下听着。不想打扰两人,偷偷摸摸离开瞭望塔的惊奇队长又突然联想到平时这两个人的互动以及被排在一起的次数,于是果断在“GL HAL&FLASH”这项里投入了他所有的零花钱。

那一次值班是在中午,哈尔和巴里接惊奇队长和钢骨的班。

虽然带着眼罩,哈尔整个人的状态还是能看出来处于明显的宿醉中。巴里让他坐在监视器前休息,随手给他倒了一杯有醒酒药的水。那是医务室里常备的药,专门为了防哈尔这种人。

“你知道吗,昨天你被我背回去的时候唱了一路的字母歌。”巴里看着他把一杯水一口气全部喝完,“你喝酒就和你现在一样。这样对身体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接了一件酒精中毒的案子?”哈尔捂着自己的半边脸,“字母歌?上帝,我为什么要唱那玩意儿?”

“谁知道。而且你还少唱了三个字母,我很确定,你最后是以四个z结尾的。”

“什么?不可能,就算我唱歌难听也不至于连一个字母歌都唱不好!ABCDE……等等,这太羞耻了,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唱字母歌证明我的清白?”

巴里一直觉得哈尔的声音算是很好听的那种,光是听他说话,不论多长多没营养都会有一种吸引力让人耐心听下去。哈尔唱歌,巴里也不是没听过,不过那种酩酊大醉的情况下唱出来的字母歌还是另当别论吧。更何况他还少唱了三个字母。

“我怎么知道!另外,你说你唱歌难听?不会吧,哈尔?”

哈尔犹豫了一下,难得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告诉他:“真的。”如果他的脸色没有那么糟糕,说服力可能会更强一些。

巴里一脸不信。

“我中学的时候想学人家弹唱,对暗恋的姑娘表白时唱了一首,还没到副歌呢就被完美拒绝了。并且收到了一个白眼和全班的嘲笑。”

“你?哈尔??哈尔乔丹???”

哈尔看他还是不信,转了椅子面向他。“你不会是要我现在唱歌证明吧?”

好了,看巴里的眼神,他的回答一定是“YES”没错了。“为什么人人都认为帅哥唱歌就一定好听?”

“先说好,要是你敢笑我就把你这个小混蛋装在球里丢到太空去。”

“没问题,我会尽力的!但你也太狠了,哈尔,昨天要把你弄回海滨城我还花了不少时间呢。”

“是是是,伟大的艾伦警官,请您听我唱一首歌以表达感谢。”哈尔配合地说着,随后清了清嗓子,“这首歌还是我偶然听到的,歌词很有意思我就记住了。”

巴里靠着操控台,默默期待。

感受到巴里热切的目光,哈尔又做了一次深呼吸。

“I’ve tried playing it cool”
第一句出来,巴里就懵了。这首歌他好像听过,但是……感觉不太对。

“Boy when I’m looking at you”
不对,是另外一首?……如果是那首歌的话,哈尔他是不是自己改词了?原句好像是Girl?

“I can never be brave”
旋律听起来像是第三首歌。但是歌词应该是那首歌的没错了。他是怎么做到把一首歌前三句歌词唱出三首歌的感觉?

“Cause you make my heart race”
竟然能把调唱回来,哈尔不愧是哈尔。

巴里之所以知道这首歌也是因为偶尔听到了下面那一段歌词,尤其是氪石,印象深刻。能用氪石来表白,除了主席,这首歌是第二把手。

“Shot me out of the sky”
奇迹般的,巴里竟然觉得哈尔这一句在应该在的调上了。

“You’re my kryptonite”
这一句也是。

“You keep making me weak”
突然,哈尔摸到了巴里的手,往上抬,十指相扣。巴里没有动,只是迷茫地抬头看向他,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十分熟悉的笑脸。很帅气但又有点欠揍的那种。

啊,果然。

“Yeah frozen and can’t breathe”
他站起来了。两人的手始终没放开。

“Some things gotta get loud”
巴里一直觉得哈尔的声音很好听。

“Cause if not, they just don't make you see”
唱歌也是。很好听。根本不走调。哈尔又耍了他。

“That I need you here with me now”
为什么自己要故意下套逼着他唱歌呢。巴里开始深深地反思。

“Cause you've got that one thing”
失策了。

唱到这里哈尔就停了。

“还需要我唱字母歌或者别的什么吗?我觉得我已经证明了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哈尔已经离巴里很近了,近到能够看清对方睫毛的程度。看到哈尔微红的脸颊,巴里才彻底明白,从最初开始他就是故意的。

哈尔很早就注意到了,巴里会有看自己的习惯。所有人都在盯着顾问宣读安排的时候,巴里总会看他几眼;所有人都在互相交谈时,巴里也会瞥几眼过来;战斗中兵分两路时,他们两个总会自觉地站到一起。蝙蝠侠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排班的时候就会把他们排在一起。不是像绿箭侠和金丝雀那样的理由。只是……就像主席和顾问一样,他们也是一对好拍档。

不知不觉,哈尔也有了看巴里的习惯。看他认真地工作,看他带着睡意来值班,看他飞奔时的自信。当然,哈尔也时常看他被简单的陷阱绊倒。好像……不管怎么样都很迷人。

后来他发现,巴里喜欢听歌。他在休息的时候就会拿出耳机听一些音乐。

偶然一次,哈尔在他的手机屏幕上瞥到了一首歌的名字:One thing。搜索了歌词之后,他的心中就萌生了一个想法。虽然唱情歌表白很俗,老土,但这的确是一个好方法。最重要的是……发现情况不对也可以糊弄过去!对,他害怕了。在表白这件事上,他怕得不行。

绿灯侠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是不知道向闪电侠表白被拒绝了之后怎么做回好兄弟好拍档。

于是经过了一番精心策划以及安插暗线(斯图尔特和绿箭侠之类的)之后,哈尔展开了他的行动。殊不知,巴里的小心机正好合上了他的计划。

在这种情况下两人还是如此地合拍。简直堪称奇迹。

“巴里。”

“嗯,嗯?!”

然而,哈尔一句话的第一个词都还没蹦出来,就被一阵吵闹打断了。

Tbc.

superbat那篇要被我拖一下了,跟朋友们的halbarry联文我排在第一个🙋据说是为了不让我弄成be所以把我放第一个的。
我也不是经常捅刀子的嘛,看看,唯一的一把长刀,上面还抹了一层糖霜诶!

【superbat/超蝙】看起来他这次真的生气了【1】

【superbat/超蝙】好吧看起来他这次真的生气了【1】
大概是个轻松向的。本来写个简介全被我删了。我决定一篇一篇写完了就放,不然我这个拖延症是没救的。
第一次写这种风格,胆战心惊。

注:两人没有交往前提。


【1】超人的战损费又增加了
瞭望塔,一个几乎万能的宇宙空间站,正联重要的太空基地,就在今天——被正义联盟的主席:超人,亲手砸坏了一大半。

绿灯侠极力抢救,但还是没能保住瞭望塔的完整。

坐在宇宙蝙蝠战斗机上的蝙蝠侠A.K.A瞭望塔最大投资人布鲁斯韦恩目睹了超人用音速横冲直撞砸坏瞭望塔的全程,气得当场把方向盘拆了下来。

他为什么砸瞭望塔?

如果有一只蚊子不停地骚扰他三五天,当他恼羞成怒,终于有机会拍死那只蚊子时,蚊子落脚的墙也会被他拍碎的。

玛莎因为这个在他小时候打过他屁股好几次。后来因为打得手疼就放弃了。

超人在冷静下来并且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吃氪石宴之后第一时间就飘到了蝙蝠机旁,十分有礼貌地曲起手指先敲了三下玻璃。

脸黑到与制服融为一体的蝙蝠侠冒着生命危险开了窗——用拆下来的方向盘在太空里揍了超人一顿。(虽然没什么效果)

最终,在大家的联合下,蝙蝠侠指挥着他们勉强是修补了一下瞭望塔,到所有人都能站在里面说话的程度。

大概撑死了也就原来的五分之一吧。

瞭望塔要修复起来太麻烦了,就算是蝙蝠侠记得所有的细节,闪电侠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把所有飘在太空里的,比较完整的碎片捡回来,更不用说把它们拼回去了。另外,在一次太空战之后,绿灯侠的戒指里所剩无几的能量大概也撑不了这么久。哈尔乔丹总是在重要关头把能量提灯放在自家冰箱里结霜。当然,这是一些人调侃他的笑话。

超人依旧在正联第一焊工的岗位上勤勤恳恳工作。但这一回,他觉得蝙蝠侠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他了。

“我们需要谈一谈。”

这是蝙蝠侠最常对他说的一句话,一般被叫到的人这几天都别想好好过。但是……当这个被叫到的人是老油条战损王超人时,情况又不一样了。

在一片寂静中,两人单独从破破烂烂满是疮痍的大厅中出来了。

瞭望塔的照明系统还没有完全恢复,走廊里依旧是一片昏暗,只有窗外的月球的反射光照亮了部分地方。

蝙蝠侠面对着超人,藏在阴影里。光纤映在超人身上,他的蓝眼睛在照射下显得分外显眼,透彻。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克拉克。”不是问句。

“……我很抱歉,布鲁斯,真的。”常规道歉先上。再来杀手锏。

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犯了死罪(也差不多了),眼神中充满悔意,目光也一直锁定在黑暗中的某一块区域。别人看不见,可他看得很清楚。他知道蝙蝠侠就在那里,而且他也知道他正摸着腰间的那些神奇小口袋。

哦……不,他现在正摸着那个看不透的小盒子。那里面装的大概是个绿色的小玩意儿。能够用来弄死氪星人的那种。

“布鲁斯……”超人向前走了几步,语气十分诚恳。

没用的,克拉克,这招你用的太多了。蝙蝠侠的眼睛眯起来,无数各式各样的惩罚主意瞬间冒出来,他需要做的只是挑一个“最有趣的”给亲爱的联盟主席。

超人知道蝙蝠侠现在正在想一些可怕的事情,不需要透视能力就能知道。蝙蝠侠似乎要杀人的气场已经是“肉眼可见”的程度了。他只能站在原地,识相地闭嘴,安安静静接受光线的照射,等待可能是带着氪石的一拳的最后通牒。

他听到了他轻微的叹气声。

“关于这次的问题,我想我们需要坐下来细谈。”蝙蝠侠开口了,一如既往得严肃,“七点左右来韦恩庄园。”

“好的,没问题。”

“以及,请你走正门。用人类正常的走路方法进门。我还有很多事要忙,没空给你开窗。”

“……我知道。”

既然这次说的是韦恩庄园,不是蝙蝠洞……那应该不至于被逼着做什么奇怪的实验。超人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向蝙蝠侠示意过后,再一次飞向太空,去找回瞭望塔一些比较重要的部件。还有蝙蝠机的方向盘。

蝙蝠侠依旧在阴影里,看着窗外的超人和几个能进入宇宙的正联成员忙里忙外清理破损的瞭望塔,他不经意就开始再思考,再一次思考刚才自己做的决定。

虽然以韦恩集团的资产要再建一个瞭望塔也可以,但毕竟十几亿美金还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更何况瞭望塔的维护升级前几天才刚完成。他有必要让克拉克知道自己这次的战损带来多大的麻烦。虽然……

他也知道超人平时没少用身体挡下攻击,减少设施和没有超能力的他所受到的伤害。

……

算了。说他一顿就好了。

顺便让他拿不到今年的工资和年终奖金。普利策也别想了。

在黑暗中,没人能看见蝙蝠侠面具下,哥谭王子布鲁斯·韦恩——星球日报最大的董事的笑容。对于记者身份的主席来说,这真是危险的微笑呢。

他一甩披风,转身走向传送装置,顺便联系了在庄园里监控太空战况的老管家。

“阿福,晚上有客人来,准备一下。是克拉克。”

电话那头的老人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下来,“好的老爷。”

老爷你还是下手太轻了,too naive。阿福默默想着,挂了电话。他刚才通过仅存的监控卫星拍摄到的画面看到瞭望塔剩下的一小部分里飞出了超人时就已经猜到是什么情况了。

把瞭望塔都砸了,却只是叫到庄园里来训话……看来他的老爷又一次心慈手软地原谅了肯特先生。

阿福关掉大屏幕,回到庄园的客厅里。是时候好好招待肯特先生了。也是时候好好教育老爷了。

韦恩家终极Boss——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最终决定亲自动手告诉年轻的英雄们,什么叫老谋深算。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在太空环境里很难,或者说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等克拉克看到钟上的八点半时他差点以音速直冲韦恩庄园。还好在飞过韦恩庄园的铁门之前他想起了布鲁斯的要求:走着进门。

无奈,他只能折返,拿了克拉克·肯特该有的衣服再飞过去,于离门十几米的灌木丛里穿戴整齐之后再次出现在韦恩庄园的正门口。

他忐忑地按了一下门铃。是来被训话的竟然还敢迟到,而且对方不是佩里,是蝙蝠侠。完蛋了。

说起来,韦恩庄园还是这么……独特,特别是和他采访过的其他富家子弟的庄园别墅比起来。可能是因为在哥谭?总之,很有蝙蝠侠的风格。整个庄园就像个巨大的鬼屋一样。

良久,老管家的声音从大门边的通讯器里传出来,铁门也同时打开了。真的是……跟鬼屋一模一样。

“老爷刚才暂时被安排去休息了,肯特先生,请您在客厅里稍等片刻。”

不等克拉克回应,通话就结束了。

情况有些糟糕。他这么想着,快步向别墅走去。

偌大的大厅里只有穿着西装皮鞋的老管家在等他,每走一步,鞋跟与大理石碰撞的声音便会回荡在这个静谧的空间里,凸显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气氛。另外还有一些……孤独的感觉。

每当踏入韦恩宅,克拉克的疑问都会不断往外冒。

这么大的地方就他们两个人……真的是恐怖片一样的场景。就算是不喜欢多接触外人,为什么布鲁斯就让阿福一个人打理这么大一个庄园?

韦恩家的老管家很厉害,没错,但是他看起来也不像是经商的人。韦恩企业是怎么在哥谭这种地方撑下来并且扩张至全国的?明明布鲁斯在很小的时候就……

只有这个问题他不会开口问,也许永远都不会提及。牵连到童年,那边是布鲁斯不能被提及的问题之一。比起追根问底让他彻底解决这个阴影,克拉克更倾向于尊重现状,把这个阴影藏得更好。至少这样,布鲁斯不会太过于痛苦。

其实……也不会吧?那可是蝙蝠侠。克拉克似乎能看见蝙蝠侠冷俊的面孔就在眼前。他看不透他含铅的面具。明明已经见过真容了,为什么还要在面具里加铅呢,布鲁斯。

“晚上好,肯特先生。”

“啊,晚上好,阿福。”克拉克偷偷观察着老管家的表情,缓缓坐下。他和布鲁斯一模一样,根本看不透。是真的看不透,几乎一点表情都没有。这也是为什么克拉克每次看到他都有一些怵的原因。

老管家不为所动,在沙发边站得笔挺。

“现在是晚上九点零三分。”

不含任何感情的英伦腔从脑袋上方传来,克拉克的呼吸停顿了一下,“……是的。很抱歉,我在太空的时候……”

“您今天辛苦了,鉴于瞭望塔庞大的零部件数量。”

他不由自主地吞了一下口水,坐直了。

“不,那是我的错,我……”

“以及,十分感谢您先修好了老爷的蝙蝠机送回来。那个东西修起来虽然没有瞭望塔那么复杂而且昂贵,但还是要花我很多时间的。所以,谢谢您,肯特先生。”

“不,不不,不用谢,真的。我只是……!”

“如果瞭望塔不是前几天才维护过的就更好了,不是吗,肯特先生。”

“嗯……”

“那样的话老爷也不会生气的,我保证,他升级的部分几乎是与原来的瞭望塔完全不同。另外,那是韦恩科技的最新研究成果。制造过程是老爷亲自监控的。”

克拉克只觉得肩膀上的气压越来越重。就像阿福戴着氪石手套用全身力气压着他一样。

太可怕了。韦恩庄园是恐怖片场景的话,老管家简直是恐怖片的另一个主角!

布鲁斯平时这个点不是在夜巡或者准备夜巡吗?他怎么还不起来??他能多休息一会儿的确是很好,但是再多几分钟的话韦恩庄园里就要出命案了!

克拉克此刻终于知道蝙蝠侠的“谈话”能力是怎么培养的了。

阿福算了算时间,布鲁斯差不多要醒了。于是他停止了对克拉克的“折磨”,一反刚才的态度,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布鲁斯老爷就快来了,请您再稍等几分钟。”

克拉克勉强摆出友善的笑容回应他,握上茶杯的柄,却始终没有把杯子举到嘴边。

在他眼里,语气语调没有一丁点改变的老管家很有可能在茶水里做手脚然后把他五花大绑交给他的老爷。太可怕了。

老管家回到原来的位置,依旧挺直了腰板站着。

克拉克握着茶杯等着,直到茶杯里的茶凉透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他下意识地开始用透视能力满别墅得找布鲁斯的身影,但是很可惜,地板里加了一层料,专门对他用的那种料。

布鲁斯在哪里?都已经这个时间点了他为什么还不出现?他在做什么?

会不会是……出事了?

克拉克一下瞪大了眼睛,从沙发里跳起来。得到了阿福的点头默许之后就飞向楼上的房间。

千万别出事啊。

Tbc.

不想动……只想给太太们打call

少女漫画风改不掉啊啊啊啊啊!!!!干脆就加了两个小星星⭐⭐
我不说的话谁能猜到这是98Bart🙉🙉🙉🙉

是这样的,我写了性转的联盟和正常的联盟一起的一篇(虽然还没写完),但总感觉怪怪的……不知道这种形式会不会被接受。原本就只想写绿红的,后来写着写着大家都出场之后就复杂了很多,慢慢地,又对其他几个人有很多想法想写出来……

大概这篇是发不出来了_(´ཀ`」 ∠)__

【damijon/jondami】致 布鲁斯·韦恩 先生的一封信

Damijon/jondami无差。十分短小,十分简单。小学生文笔。
一个小傻子,一个傻小子。
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递进的情绪请省略。大家都心知肚明嘛——!
别问为什么大都会和哥谭的邮递速度这么快!大超邮政,值得信赖。

致 布鲁斯·韦恩 先生:

韦恩先生您好!很抱歉用这种方式打扰您,因为老爸说您平时很忙,电子信箱里的陌生信件根本不怎么会看,而且老爸也不让我借用他的电脑发给您……“这种事情你应该亲自对布鲁斯和达米安说,我相信你可以的。”之类的!总之,我只能想到用这种经典的形式来向您解释——您的儿子达米安·韦恩为什么会挂彩。

十分抱歉!真的真的!非常抱歉!我不想伤到他的!我的眼睛都没红过!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前一天晚上的负伤会影响他到现在,甚至都躲不过我的“三脚猫”攻击。对,真的是如他所说的三脚猫攻击。不如说我那一下的意图就没想碰到他……不管怎么说,再一次,对不起!

但是我认为他在整个事件中也有错!不不,我的意思是,他也有做得太过分的地方。
我不过是吃了他一点饼干,他就掏出了您给他的那个,据说是什么祖传的绿石头!我听老爸说过,那叫什么……什么来着?氪石?无所谓了。老爸说这种绿石头对我们氪星人有危害,而达米安竟然就这么握着它对我又打又踹的!太过分了!有那块绿石头在我一点力气都用不上,还觉得头昏脑胀的,难受极了。今天晚上的任务他还又一次把我从楼上扔下去了呢,不过我确定我撞上水泥地后只痛了几分钟(毕竟那栋楼也不怎么高),所以这肯定是绿石头的原因!
我脸上现在也还有一块红色的印迹呢!他的拳头绝对能完美对上,我保证!另外,我好心把他带回家借他绷带和药品,他居然还把我按在地板上威胁我说,可以的话真想一口一口咬死我!他还是人吗?!根本就是恶魔!恶魔!!

嗯……好像说得太多了。对不起,明明是来解释的却又说了一些过分的话,我道歉。回到正题。我们任务结束后就回了我家,他好像还在因为我偷吃他饼干的事情生气,我们就在房间里继续打了楼顶上没打完的架(之前不小心把楼顶的水罐打坏了),老妈听到房间里的动静就来敲房门了。达米安自然地就把那块石头收进小盒子里。我趁他和我妈交谈的时候看准了他藏石头的位置,等老妈一关门就立马扑过去想把他手里装绿石头的小盒子抢过来。
达米安显然是有防备的。哦他一直对我很有防备。他也很快反应过来,把小盒子往我够不到的地方放,可他的动作明显比平时要慢,不然我也不会有机会碰到那个小玩意儿……上帝啊,我早该注意到的,他的身体情况很不好。
小盒子正好被我的手指碰到,一下就被拍飞出去了。他条件反射地就去捡,而我也跟着去捡,然后——我一抬头就撞上他的鼻子了。可能……还碰到他某个伤口?
总之,最终结果就是,我很难得地看到了他眼眶里的大概是眼泪的液体,以及,从鼻子里流下的一片鲜红。

我害怕极了,韦恩先生!!达米安他从来没在我面前露出过这种表情!他从来都是,都是那种,就是……面无表情,偶尔咧开嘴扯动脸部肌肉嘲讽嘲讽我的失误。从没正常笑过,也从没因为痛而在我面前差点流眼泪……
对不起。

如果他还愿意和我搭档的话,我一定会当面好好道歉的!不愿意的话……就让我道个歉也行。希望他能原谅我昨晚愚蠢无知的所作所为……

对了,他还好吗?我能来看看他吗韦恩先生?我知道老爸一直听着你们那里的动静,但他就是不肯告诉我达米安到底怎么样了……我保证不会给您添麻烦并且在看完达米安之后立马就滚出哥谭!

一个十分真诚的忏悔者
乔纳森·肯特
6月14日晚

回复 乔纳森:

我不会让你滚出哥谭的,孩子,你爸爸说的某些事情你不用一直记着。不过,你也不用来哥谭看达米安了,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刚才还在跟我争论说今晚就要出去夜巡。就算我拒绝了,把他困在庄园里,他也会逃出去的,所以你应该过不了几个小时就能看到他了。

我觉得达米安对你的态度已经要比对前任罗宾们好很多了。这是事实。也许他不会特地跑去大都会咬死你的。
另外,他带的饼干在韦恩家是值得用武力争夺的东西。你能吃到并且完整地、有意识地回到家已经很好了。

最后,你们之间的事情最好自己当面说清楚。经验之谈。

布鲁斯·韦恩
6月15日


Fin.

【halbarry】哈尔的亲吻教学课堂

【halbarry】哈尔的亲吻教学课堂

看了NUI太太 @NUI 的漫突然想写亲亲!至于开车……相信我,我尝试过了,但是最近在写其他的东西,太欢乐了,车暂时开不起来。请原谅低产的我!上次的刀子太狠了这次来撒撒糖。
超级短打!

↓以下正片

“放松点,亲爱的,呼吸,你是想憋死自己吗?”

人来人往的警局旁的某个小巷中,一个身穿旧式空军外套的男人把另一个涨红了脸的男人抵在墙上。

巴里很害羞,十分害羞,害羞到想用神速力冲回家把自己裹到被子里。

自己怎么就脑子一抽让哈尔教他怎么接吻了呢??

他根本无法想象哈尔听到请求时内心的激动犹如瞭望塔爆炸一样。好吧,结合整个过程来说,这的确能够让哈尔“爆炸”。


昨天晚上两人从联盟回来,一进门(窗)就瞬间栽倒在了床上。

他们太累了,真的太累了,根本不想多做任何的事情,就连洗个澡都像是一种长时间的折磨。

但是哈尔不甘心。

他好不容易和巴里确定关系在一起了,明明已经到了可以做些愉快的事情的阶段了。然而还没等他做什么,第二天两人就都被正联叫了过去,跑了几个莫名其妙的星球,打了几场莫名其妙的仗,等累得不成人形时才回家。

上帝你这是什么意思??

巴里显然也不想做什么,他一倒在床上就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哈尔踌躇了一下,最终艰难地决定做些什么。于是他坐起来,蹑手蹑脚地爬到巴里身边,低下头亲吻了他的脸颊。

巴里动了动,硬是把自己的眼皮撑开,哈尔那张好看的脸蛋在他纯净的蓝眼睛中映射出来。占据他大脑的“困”字给哈尔留了个地方。

总不能什么都不回应吧。巴里这么想着,神志不清地回吻上去。

他真的很累了,所以只是触碰了一下,然后含着哈尔的下唇,连说话都懒得吐字清晰,就口齿不清地让他快点去睡觉。

……

这怎么睡得着,你告诉我?

哈尔又一次犹豫了。

他现在可是清醒得很呢。就因为刚才这个困到冒泡的小混蛋下意识地舔了好几下自己的嘴唇,他都怀疑巴里已经开始做梦了,大概是梦见他含着什么糖果之类的好吃的。

但巴里好像是真的睡着了。他要不要也干脆睡觉去?以目前的情况看起来,这是最好的选择了。

……哦不。

天呐天呐天呐,上帝啊,圣母玛利亚啊……拜托!巴里!不要再嘬了!Please!!!

哈尔的手撑在边上,快要把床单抓破了。

谢天谢地。巴里终于放过了哈尔的下唇。

但为什么要让他看见他们之间相连的银丝呢?

他的小兄弟都快醒了!

哈尔盯着巴里看了很久,很久,很——久。

最终,他克制住了自己邪恶的念头,俯下身轻轻碰了碰巴里微张的唇,就像巴里第一次尝试着吻他时一样。他们都已经很累了,就不要让巴里更累了吧。

当他们的唇贴在一起时,巴里又一次睁开了眼睛。

被哈尔一直用一种奇怪的视线盯着,他当然也睡不着。

“……”

“……我弄醒你了?”

“呃……不,没有,我很好。”

“抱歉,巴里……”天,哈尔又露出了那种全世界的错都是他的错的表情。巴里最受不了哈尔把什么问题都揽到自己身上的这种习惯性行为。看着那样的哈尔,他会觉得很难受。

沉默中,巴里悄悄地勾上哈尔的脖子,迫使仍在进行自我谴责的哈尔看着他。

哈尔知道巴里是想用吻堵住他的话。哈,你真他妈是混蛋,哈尔·乔丹,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利用巴里的弱点。他这么想着,压下快要藏不住的笑意闭上眼睛。自己迟早会遭报应的,不过……管他呢。

然而,巴里只是凑近了他,近到他们的鼻尖都快抵到一起的程度时,他停下来了。

“教我接吻吧,哈尔。”

“……哈?”

他突然的一句话让哈尔懵了。

伟大的绿灯侠,在经过无数死亡考验后,在恋人的一个要求面前,死机了。

巴里又向前凑了一点,用牙轻轻地磨着哈尔的耳垂,有些难为情地开口:

“我是说,你教我接吻吧!就现在,反正我们都醒了,睡不着了不是吗?”

BOOOOOOOOOOM——!

哈尔·乔丹的理智正式宣布罢工。

他突然一把按住巴里的肩膀,把他按回床上,然后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凑近了他的脸,抵着他的鼻尖低声说:“做好准备了吗天才的巴里·艾伦先生?哈尔式的亲吻教学课堂可没这么容易让你通过。”

巴里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了,但只是愣了一下又迅速反应过来,反而用力勾着哈尔的后颈把他拉下来,一口亲在他脸颊上。止不住笑的同时告诉他,没问题。

哈尔就听着巴里在他耳边咯咯笑着,渐渐地,自己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寂静的夜里,两人的笑声慢慢消失在默契间。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睛,知道现在是时候了。

哈尔捧着巴里的脸,又一次俯下身。巴里配合地闭起眼睛,扣着他的后脑勺。

一开始是哈尔轻轻地吮吸着巴里的唇部,后来巴里也模仿着他,开始轻咬对方的唇瓣。

“轻点,亲爱的。”哈尔的嘴角带着藏也藏不住的笑,“你不能吃掉它们。”

巴里成功地被他逗笑场了,原本有些僵硬的身体也放松下来。

趁这个时机,哈尔撬开他的齿贝,将自己的舌送进他口中,试图捕捉到他的舌。

巴里还是不怎么习惯有会动的、柔软的东西入侵自己的口腔,他紧张地抓了抓哈尔的头发。

哈尔没有在意巴里的小动作,他正忙着用舌尖在巴里口中扫荡。没花多久他就捕捉到了巴里的舌,耐心地引导他,好让他再放松一点,不要磕到自己的牙。

刚才还紧绷着的巴里经过哈尔一次又一次循序渐进的吮吸终于也彻底放松了下来。

哈尔看巴里渐渐习惯了,开始尝试着将自己的舌深入他的口中,肆意搅动,剥夺着他的呼吸。

而巴里显然跟不上哈尔的节奏,他感觉自己根本不能呼吸。

“唔……”巴里感觉自己快缺氧了,他推了推哈尔。哈尔探得太深了,他觉得都差不多到他喉咙口了。

哈尔退了出来,最后又恋恋不舍地轻啄了一下巴里被自己蹂躏得有些红肿的唇。巴里的脸也红透了,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憋的。

终于能够重新呼吸新鲜空气的巴里把自己的脑袋抵在哈尔的胸口。哈尔能感受到他在喘气。哈,他的大男孩害羞了。

“你还好吗巴里?”哈尔低下头亲亲他的眼帘。天啊,他的睫毛都在颤抖。

巴里稍微睁开眼睛看了看哈尔。他没说话,好像还没从轻微的缺氧中缓过来,甚至连他的眼神都是迷茫的,带着一层雾气。

“那……你感觉怎么样?”这次亲在脸颊上。

巴里看向另一边,犹豫着点了点头。

哈尔再一次覆上巴里的唇,含糊不清地问了他一句。

其实就一个单词。

“Again?”

巴里看着他棕色的瞳孔,眨眨眼,又闭上,然后……

将自己的舌送进哈尔口中。

毕竟这可是他自己提出来的教学。学生总要学到点东西才行不是吗?

可哈尔预想的授课内容明显不止亲吻这一项。他的身体紧绷了一下,之后就开始把手伸进巴里的衣服里了。

这就是今天早上艾伦警官又一次迟到的原因。早上洗漱时不经意的“加课”。


“在想什么呢?”哈尔亲了亲巴里,把他飞回昨天的思绪扯了回来。

巴里叹气道:“哈尔,我们不能在这里待太久。”

“是的,不能,所以我得快点检验你的课后作业质量怎么样,好让我们早些回到家里看你心爱的侦探电视剧?”哈尔坏心眼地把手搭在巴里腰上,特地撩起衣摆,用指尖摩擦着他的肌肤。

巴里浑身一颤,立刻不满地抗议:“这里不行,哈尔,把手拿开!”

“我没想在这里做那些事情!”哈尔委屈地把手转移到他耳后,“瞧你把我想成什么样了!”

“你昨晚就已经让我充分了解你了,天才。”巴里主动凑上去,用自己的唇含住哈尔的舌尖,轻轻吮吸。

哈尔也闭上眼睛,配合着巴里的节奏,一点一点从他那里夺取主动权,舔舐着描绘他的唇形,与他的舌纠缠在一起,一次比一次更深入。

巴里这一次终于跟上了哈尔的节奏,脸红也不是因为没办法呼吸了。

他们在小巷里吻得天昏地暗,直到哈尔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要憋死在这里,两人才彻底分开。

“看来我通过了?”巴里也不怀好意地抬起腿,抵在哈尔的胯间。

哈尔一哆嗦,偷偷地瞪了一眼巴里。

“你学坏了,巴里。”他略带些夸张成分故作委屈的声音让巴里心情大好。

“那么,乔丹先生,我能回家了吗?我觉得你也有些事情需要回家解决。”

“没问题,巴里,我们一会儿可以再开一堂课。”

“……在那之前,如果你不想上明天的报纸的话,先让它下去再上街。另外,我是不会在这里帮你的,我认真的。”

“WTF……谢谢你善意的提醒,亲爱的巴里,我会的!”

看,遭报应了吧。什么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哈尔这回是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东方名句的意思。

吹了不知道多久的冷风后,哈尔终于能够上街了。他们一路拌嘴走到了家门口。

“所以……现在我该上什么课了?”

哈尔一进门就把巴里压倒在了沙发里。

“身体实践课,亲爱的。”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