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水水水

【halbarry/绿红】突然创伤

【halbarry】突然创伤
PS:关于专业知识……不要问,我也是百度的(哭泣.JPG)
superbat好久没更了……想办法写的时候halbarry的小片段倒是一个一个往外冒(顶锅逃走)

↓以下正文


他们超级英雄都有各种各样的、突如其来的麻烦。特别是Barry这种经常会摔跤并且磕到脑袋的。

那是一次日常摔倒之后的事情。

下午搞定了烦人的罪犯之后,在办公室待到天黑的Barry终于拖着疲惫的身躯和一打需要他做鉴定的资料回到家里。(说白了就是工作没做完只能带回去接续做)当然,沙发上还躺着一个嚷嚷自己快饿死了的绿灯侠。

“我也快饿死了。你买了什么吗?”Barry把文件堆在餐桌上。

Hal一个翻身从沙发上滚下来,站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叠文件搬走。“别想在我面前一边吃东西一边工作,虽然你是闪电侠但依旧是正常人类,okay?对自己的身体友好一点,瞧瞧这黑眼圈!”他用指腹蹭了蹭Barry的黑眼圈,“老样子,我给你买了近20个汉堡,放满芝士和番茄酱的那种。”他算过,这两天Barry总共就睡了3个小时,期间还穿插了一次值班。

开门的时候Hal还以为他喝醉酒了。(虽然那是不可能的)

看着东西被搬走,Barry也习惯了,转身老老实实坐下拆汉堡吃。Hal跟着一起坐下,先是把自己那份从汉堡山里扒出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放了一个回去,靠着椅背悠哉悠哉地吸着可乐看Barry吃。

十几个汉堡对于饿了一天的闪电侠来说根本就是塞牙缝都不够的量。无奈,Hal只能跑出去再给他买披萨。

为什么是披萨?哦,别再是汉堡了,看Barry连着吃十几个汉堡Hal都快腻了,让他的小可怜吃点别的东西吧。顺带一提,披萨店离家最近,不用绿灯戒指飞就能买到。

很快,Hal便带着五块高热量的披萨饼回来了。他猜他开门的时候会看到Barry的面前又摊开摆放着那一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

事实证明,是的,他的猜想很正确,Barry果然又把文件拿过来了。这个不要命的工作狂。只是,他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对。他也压根没有注意到回来的Hal。

“Bar——该从你的知识殿堂里出来了。”Hal疑惑地走过去,“Barry?”

Barry呆滞的表情吓到Hal了,他一动不动地盯着手上的纸看,视线没有移动过,甚至都没有聚焦在某一处。

“Hey,Barry?”Hal把手放在他面前晃。情况不太对。

Barry缓缓地抬起头,像是花了很大的力气一样。

“Hal……我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我看不懂。”

“……哈?这很正常,我也一直看不懂你的报告上写的什么。” Hal随手拿起一张纸,上面是一段基因分析。“……得了吧,有些词我都不认识。学校里真的教过这种东西吗?”

“Hal!我是说我看不懂英文了!!”

……

一片死一般的沉寂。整个房间里能听见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哈?”Hal不知所措地原地转了一圈,抓抓头发,左看右看,“Barry我没懂。为什么?哈?是不是你吃得太快撑到了?”

Barry立马质疑道:“这和我吃东西有什么关系?”

看他认真地质疑自己,Hal只好摆摆手:“我就……开个玩笑。很显然那是不可能的。”是啊,一个科学家突然不认识英文更是不可能的事。何况他几个小时之前正埋在那些高级的英文词汇堆里遨游呢。

Hal把手里的纸递到Barry面前,指着上面的一个词问他:“知道这个怎么读吗?”

【CAT】

“……不知道。在我看来它们就是三个奇怪的符号。”

“什么?!天呐,这不是猫(cat)吗?你竟然连这个都不会读了?”Hal的表情十分夸张,他的嘴里至少能塞下两个汉堡包。

Barry听得不明所以。“猫?这不是基因分析报告吗,怎么会有猫?你把这三个符号分别拼给我听。”

Hal瞬间就心虚了。也对,Barry的报告上怎么会有猫这种单的词。大事不妙。他预感到拼出这个简单的单词将是他这一生感到最后悔的事情之一。

“呃……”

“Hal?”Barry轻声催促他,语气中竟然还有一丝丝的笑意。

“咳,咳嗯,C……A……T……对,就这样。这是什么来着?”

“哦——果然。我懂了,你是说Chloramphenicol Acetyl Transferase(氯霉素乙酰基转移酶),对吗?”

“……???”Hal定格在呆愣的表情上。他刚才说的是英语吗?

Barry好心又重复了一边:“Chloramphenicol Acetyl Transferase,简称CAT,不是那个猫(cat)哈哈哈,抱歉没忍住。要我拼一遍吗?”说着说着,他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用了,我怀疑你就是故意的。你们这群混蛋小天才就会欺负我这种没知识的。”Hal手里的那一页纸又被他粗暴地扔回去。Barry觉得绿灯侠大概近期都不会想看到这种报告纸了。

“你也是天才,我的天才。”Barry安慰性地握住他的手。经过这一出,他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毕竟超级英雄当久了,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更别提各种神奇的魔法和外星科技。

“怎么办?去找医生还是去瞭望塔?”

找医生?一般人的确会这么做,可Barry的身体比较特殊,出问题的原因也不一定是正常的。还是去瞭望塔比较……等等。Barry这种情况大概是大脑受到一定的损伤,影响到了语言方面的控制部分……这就是挺正常的原因。而且是对于闪电侠来说经常会出现的情况——磕脑袋。

“我想我大概知道了。”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原因太过幼稚还是太过于闪电侠,Hal笑个不停。他用绿灯戒指罩起Barry,说:“走,去瞭望塔,希望那里治疗得比医院里快一些。我可不想你和我一起当文盲。”

Barry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是不知不觉也被感染着一起笑了。他盘起腿,用手支着下巴。“再说一次,你也是天才。”

Hal一挑眉,顺手把那五块披萨饼也放进绿油油的保护罩内。

Barry会意地抱着披萨盒,拿出一块咬在嘴里,同时还不忘得寸进尺地提出另外的要求:“对了,Hal,能把报告也放进来吗?我想如果只是图表的话你还是能解释给……”

“闭嘴小混蛋。”





到了瞭望塔,用各种高科技仪器检测出来的结果和哈尔猜测的几乎一模一样——闪电侠磕到脑袋的时候受伤了。理由很胡闹,然而治疗过程一点也不,甚至比他想得还要麻烦一点。

“是失语症。瞭望塔的机器可以完全治愈他,但现在他的身体状况不太好,不能一次性解决问题。”火星猎人把检查报告收起来,交给蝙蝠侠。这个点正好是他们两个的值班时间,真是太好了。

“我以后也会注意你的排班表。抱歉闪电侠。”

“不,没事,我会小心的。”

“你要小心什么?小心地滑吗?”Hal暗搓搓地用手肘顶Barry,“工作也不能一直这么拼。”

Barry看看Hal又看看持续蝙蝠盯的蝙蝠侠,最终叹了一口气,耸肩。好吧,说的很有道理。治疗的事也不能着急,慢慢来吧。

刚才火星猎人的意思其实就是,Hal这几天都得做Barry的随行翻译和英语老师。

这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

回到家的Barry和Hal都已经临近崩溃。

Hal是因为他根本看不懂Barry的工作报告。比如猫啊,猫啊,还有猫之类的。那是他人生的污点。

Barry是因为感叹自己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要从头开始学英语。这太疯狂了。他平时也没少摔跤,这次怎么就那么凑巧。倒霉。

他们像两个晒干了的海星一样倒在沙发上。

寂静的氛围没有维持多久。Hal忽然抬起手配合绿灯戒指在空中比划起来。月光沐浴下的客厅里泛起绿莹莹的光。

“看,Barry,这个像埃菲尔铁塔一样的字符是大写的A……这个,嗯……像屁股一样的是你的名字的首字母,大写的B……然后这个……”

“停,别说了。现在先别开始,天才。”Barry试图爬起来捂住他的嘴,不料却被他横着的脚绊了一下,靠近沙发的桌子被推开,纸张飞得满天都是。

噩梦。这就是噩梦。不过Barry现在倒在他身上的姿势倒是不错。Hal把Barry捞起来,让他能以一种比较舒服的姿势趴在自己胸口,然后顺手甩开脸上那张写着【CAT】的报告。阴魂不散的黑历史。

摔倒的那个也无所谓了,他顺势趴好,把Hal当成人形床垫靠着。

Barry就这么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让他好好休息一晚上吧。Hal这么想着,抱着怀里那个差不多已经处于昏睡状态中的人翻了个身,往沙发里头靠。首先,得保证自己不会被压一个晚上导致窒息。

毕竟他刚刚吃了十几个汉堡还有五块披萨饼。



Fin.

战利品repo!见到了好多太太!谢谢发无料的小姐姐和大佬!
p2的Barry单独放是因为把它放到夹层里了,堆东西的时候没看到_(´ཀ`」 ∠)__
特地挑出来p3,真是……wow~我喜欢∠( ᐛ 」∠)_

今天DCo超开心!!见到了好多太太的现场作画,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杏夏杏夏杏夏杏夏杏夏杏夏杏夏!!!!!!我旋转!我跳跃!我闭着眼爆炸!!!

要去DCo见太太们了!!!激动!!!!我也好想带点东西去啊……带什么呢

【halbarry】如何正确地喂狗粮

军训的时候被身边的小情侣塞了七天的狗粮然后肝出来的。嗝。




【halbarry】如何正确地喂狗粮

某日,在众人眼里就差没有结婚的绿灯侠和闪电侠终于确定了恋爱关系,联盟成员纷纷表示:“太好了,不用被他俩莫名其妙塞一口狗粮,现在能光明正大在狗粮的海洋里游泳了。”

之后几天,他们却开始怀疑起这两个急死人的小混蛋的恋爱情况。

按理来说,他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闪电侠与绿灯侠之间却有一种莫名的距离感,还是刻意保持的那种。

巴里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就像社交恐惧症发作一样,他竟然害怕与哈尔并排站一起,亲密的交流接触一个都不行。虽说他们平时就这么干,可……可他总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情绪。他们很默契,暗恋对方这么久,好不容易捅破这层纸,感觉却又不一样了。干脆点说,就是巴里还不适应从互相试探无意撩动到摆上桌面来谈情说爱的反差。

跟他不同,哈尔倒是很兴奋,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兴奋。他无时无刻不想把眼神放在巴里身上。

看着监控的时候,哈尔在看巴里。(被火星猎人提醒)

巡逻的时候,哈尔用绿灯戒指做了望远镜看巴里。(被超人好心提醒他差点撞墙)

甚至连蝙蝠侠开会的时候他都在“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身边的巴里。巴里不止一次往远离他的方向挪动那么一点(用神速力不会被发现),然后用手拍拍他的大腿示意他蝙蝠侠的脸色。哈尔毫无察觉这一层意思,相反,他想到了另外的意思。幸亏他的理智告诉他,巴里不可能是那个意思,他才没有当即就被蝙蝠侠踢出去。

蝙蝠侠有意无意地看了几眼闪电侠。

【让你的男朋友注意一点。】

大概是这个意思。

巴里汗颜,转过头去眼神示意处于游离(胡思乱想)状态的哈尔。但是不管他怎么皱眉头、做表情,哈尔就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

“不要看我了,蝙蝠侠看着你呢!”无奈,巴里只能小声地提醒他。

“……哈?”十分响亮的一声回应。在只有蝙蝠侠声音的空旷会议室里十分明显。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绿灯侠也同理。

几天过后,哈尔情绪低落。巴里为什么不肯接近自己?明明之前还是搭档关系的时候搂搂抱抱都行,现在他一抱上巴里就能感觉到怀里的人想逃。

后来这种低落的气压连反派都能看得出来。

在哈尔用一颗碎裂的绿心压扁冷冻队长的艺术雕塑后,巴里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该去安慰安慰哈尔?他发生什么事了?不会是……

战斗结束,老样子,大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巴里先跑到斯图尔特那里,问他:“约翰,哈尔最近发生什么了吗?”斯图尔特看了看巴里,又看了看远处打扫战场的哈尔,反问他:“你们最近发生什么了?我刚回来不久,只能告诉你,连我都看得出你们的状态不太对。”

“是吗……谢了。”巴里转身去找哈尔。他们可能需要一次长时间的谈话。

“哈尔!”

“嗯?哦,巴里!怎么……”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话说出来的一瞬间,哈尔整个人都僵住了,连手上的绿灯戒指也停止工作,光芒消散。他的脑内的反映是这样一串:
谈谈?蝙蝠侠的那种谈话?不,不可能。最近除了开会那次我没惹过蝙蝠侠。那巴里能和自己谈什么?难道是觉得我们两个不适合做情侣,还是做朋友比较好这种?!

最后,这个人体绿灯CPU得出的结论是:巴里可能要提分手。

巴里看着哈尔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也慌了,赶紧上前抓着他肩膀就摇。“嘿?!哈尔?!你还好吗?”

哈尔被摇得不得不清醒过来,虚着声音回答焦急的巴里:“我……我很好,没事。谈吧,就今天晚上,我们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谈谈。”

哈尔的表情十分严肃,事情看起来很严重。至少比巴里想象的要严重多了。

不远处的几个人把这两人的动作看在眼里,不约而同地都叹了一口气。希望这俩的问题能彻底解决,不然他们看着也难受。

当晚,难得地,他们之间保持着沉默的气氛。

巴里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哈尔不说话,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明明是自己提出的谈话,然而他连怎么开头都不知道。

哈尔也觉得浑身不对劲,仿佛魂都飞在外边。对面的巴里一言不发,情况看起来不妙。

……

咖啡机滴水的声音。收到电子邮件的声音。手机短信。衣服布料的摩擦。有谁吸了一下鼻子。门外跑过去几个嬉笑打闹的小孩子——他们被骂了一通。他们把谁家的信箱撞歪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他们甚至没有人站起来开灯。

实际上,黑暗反而给了他们一个好机会。这看不见你我的环境正逼着他们开口对话。

只不过是自己的一点不习惯,怎么闹得这么大……不道歉不行。巴里这么想着,凭借着窗外透进来微弱的光纤和自己对自己家的熟悉,跨过矮桌,一条腿跪在沙发上把哈尔抵在那里。

哈尔明显被这种新式道歉惊到了(他不知道那是要道歉),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亲爱的巴里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能看清的时候,他彻底懵了。他们的鼻子撞在一起了,连同嘴唇一起。

“抱歉,我……我最近是不是对你不太好?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对不起。我觉得我可能……”巴里的语气还是那么柔和,但哈尔却听出了异样的感觉。

可能不适合做你的恋人?不,不不不!等一等!

“等等,等等,是我做的太过了让你觉得不舒服了吗?你告诉我一声就行,不用说下去了!”

哈尔是真的着急了。他扣住巴里的腰就往自己怀里带,一副死都不让他走的架势。这回轮到巴里懵了。

“……哈?不不不,你什么都没做错,真的,哈尔。”感觉到哈尔细微的颤抖和加快的心跳,巴里抱住他,像安抚什么小动物一样揉揉他的头发,亲吻他的脖颈,在耳边柔声解释道,“我只是不习惯我们这种……放开了的感觉。不许笑我的形容词,我找不到可以确切解释这种感觉的词了。接着上面的话说,我觉得……我可能有些害羞。你在这么多人面前用那种……如此热切的眼神盯着我看,这让我一时间无法适应。不过现在已经好多啦,给我点时间就行。不用担心,哈尔,我保证,我不会远离你,也不会离开。你说过的,我们就应该在一起。”

哈尔安静地听着,听到最后竟然笑出来了。他抱紧巴里,把头埋在他肩上:“你知道吗巴里,我是故意这么做的。”

巴里一头雾水。

“因为你成了我的恋人啊!我和你。绿灯侠和闪电侠。我巴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我想把它表现出来,又不想和之前一样,所以就做得过分了点。抱歉,这下我明白了我该怎么做。”

“怎么做?”

“什么都不做。像我们以前那样就够了。”

是啊,他们之前就已经够了。默契无间,一个眼神就能懂对方的意思,一个动作就能做出完美的配合。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一对。但他们偏偏不是。

巴里松了一口气。说清楚就好。恋爱这种事情他经历地不多,但是对于哈尔,他知道,只要跟他好好聊一聊,了解双方的想法就什么事都能解决。

啪嗒。

“……哈尔。”

“嗯?”他还在蹭着巴里的肩。

“把你的手从我的皮带扣上拿开!”

“No!”

第二天,两人都恢复正常了。他们又开始时不时放闪的日子。

联盟众人表示,虽然狗粮吃得很撑,但至少——他们回来了。真是麻烦,这对不令人放心的小情侣哦。





Fin.

被微博的小天使感动到😭😭😭我要努力

【superbat】好吧看起来他这次真的生气了(2)

 【superbat】好吧看起来他这次真的生气了(2)

咸鱼拖更王就是我。完了,拖的时间太久了我好像把最初的构想都忘光了……

以及……这一篇依旧对不起酥皮。我忘记之前想的啥了导致你被两个人欺负。
 
 上一篇 http://fushuibushou.lofter.com/post/1ea8b291_10d41346
 
 




【2】布鲁斯韦恩


房间里空无一人。意料之中的事。布鲁斯可不会因为他的迟到而放弃自己的夜巡。

 


哥谭这座城市是他的命。

 


脱掉正式的外套,以超人的身份,克拉克开始集中注意力倾听城市里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能够辨识出布鲁斯的心跳声了。这个神奇的技能进化也让克拉克吓了一跳,但是他没告诉布鲁斯。因为一些……特殊的情绪,或者说是,很奇怪的情绪,克拉克想把这件事情隐藏起来,即使他知道蝙蝠侠什么都知道。

 


哥谭还是哥谭,又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在他印象里,五次来哥谭,一次会被布鲁斯赶回去,四次会在哥谭的阴雨中度过几个小时。布鲁斯到底是怎么做到不感冒的?他是超人吗?看乐高的玩具介绍里说的什么自动加热的内裤……哦,别,不可能吧?

 


克拉克忽然被自己突如其来的脑洞惊到,于是使劲甩甩脑袋把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都甩出去,然后继续寻找布鲁斯的踪迹。

 


「咚、咚、咚」

 


找到了,在滴水兽的方向。说起来,他似乎很喜欢那里,那些……长相奇特而且结实的不得了的小家伙。

 


「guuuu——」

 


嗯??

 


「啧……」


 

布鲁斯怎么了??
 


听到异样的超人瞬间突破音速,(又一次)打碎窗户飞向那里。他专门挑的窗户,因为这地方修起来比墙壁简单。

 


心跳声还在,没什么变化,位置也没变。

 


几乎是没几秒,超人已经能看见那个湿透的黑色斗篷了。

 


他果然在滴水兽上站着。十分炫酷,帅气地让披风随风飘。说真的,下面没人能看见他摆造型,要不要考虑一下劝他以后去掉这一个流程早点回去?不,还是算了,暗夜骑士就喜欢这一套。

 


不等超人开口,蝙蝠侠经过处理的声音就从雨中传来——

 


“还有三分钟到十点半。”

 


……布鲁斯绝对是阿福亲手带大的!!!

 


空气中尴尬的气氛连雨水都无法冲掉,正联主席与顾问——完全沉默。

 


他们之间的关系总是很微妙,相处方式也是。不熟悉他们的正联成员有时会以为他们关系不怎么好,然后对世界最佳搭档这个名号和美利坚的媒体产生深深的怀疑。

 


“呃……我很抱歉,布鲁斯,太空里的时间掌控实在是太难了。”超人很聪明地没有浮空在蝙蝠侠正对面和暗夜骑士对视,他落在了旁边的房檐上,与他一起看着车道上人来人往。对,车道上,都是人。

 


可能这就是哥谭吧。

 


“瞭望塔怎么样了?”

 


“哈尔还在努力寻回较完整的碎片。闪电侠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补充能量。其他人都聚集在大厅里研究图纸。我原本在外面帮哈尔一起找的……抱歉,没注意时间。”

 


“嗯。”

 


又是一段沉默。雨还在下。超人的斗篷也都被打湿了。

 


布鲁斯原本说的什么来着?要跟他谈谈?然而现在他们却在滴水兽上看哥谭人民“热闹”的夜生活。有几个小流氓在斗殴。有小偷被抓现行,又被按在地上打。还有不知道为什么隐匿在小巷子里的人。

 


超人不自觉地瞥几眼蝙蝠侠。

 


“布鲁斯,你的身体还好吗?”刚才那声异样的声音还是很令人在意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刚才阿福说你被安排去休息……我有些担心。是战斗的时候受伤了吗?”

 


“不是,我很好。”蝙蝠侠停顿了一下才回答,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我坐在蝙蝠机里,没受什么伤。”

 


超人屏蔽了周围的环境音,集中精神试着寻找刚才听到的……

 


「guuuuu——」

 


对,就是它!

 


“你确定吗?我刚才好像又,呃……我的意思是,需要我跟你一起夜巡吗?”

 


蝙蝠侠大概是被超人问烦了,脸上露出明显的不快,“不需要。”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不用超级听力都能听见的,来自蝙蝠侠腹部的“咕——”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超人终于搞懂了他刚才听到的是什么。蝙蝠侠也终于搞懂了超人为什么表现得这么奇怪。

 


“布鲁斯你是不是没吃晚……”

 


“闭嘴!滚出哥谭!”

 


蝙蝠侠的面具下,他的眉毛都快皱到一起打结了。这太羞耻,太尴尬了!被阿福逼去休息没吃晚饭,因为等不到克拉克就溜出来夜巡也没来得及带一点饼干之类的。他现在就是一种随时会再发出一声“来自肚子的抗议”的状态。而超人还以为他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是啊,是有问题,他饿得要命。可他能这么说出来吗?!布鲁斯韦恩能,蝙蝠侠不行。

 


想象一下。蝙蝠侠,暗夜骑士,在深夜时分迎着淅淅沥沥的雨站在滴水兽上俯视着哥谭的一切,面对搭档的关心,冷静地说:“我没事,只是饿坏了而已。哦,可以的话能帮我去下面的快餐店里带一个汉堡吗?双份芝士。”

 


……

 


不。快停下。这个画面太可怕了。

 


超人不知道蝙蝠侠脑内发生的一切,他只看见蝙蝠侠本来就不怎么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真的吗?要我滚出哥谭?现在?”他离开地面,浮空在蝙蝠侠的正对面看着他。

 


“……”

 


蝙蝠侠依旧保持着他一贯的沉默。没有任何回应,根本捉摸不透。

 


超人看着他,最终转身朝着他来的方向飞离。

 


蝙蝠侠对超人今天的果断感到十分惊讶。同时,他也感到一丝不对劲。对于超人可能的反应他做出了很多种假设,就是没有这一种。会不会这次他真的做过了?超人也只不过是关心他而已。没必要这么吼他。

 


他跳下屋檐,运用绳索完美落地,继续自己未完的夜巡。

 


打击犯罪,收集情报,追捕犯人。暗夜骑士默默守护着这座城市。不管它有多混乱,多糟糕,只要有蝙蝠侠在,人们总能在混沌中找到一丝希望的曙光。

 


在第八次顺手解决几个小混混之后,他走进一个曲折的小巷里。那里藏着蝙蝠车。

 


雨差不多停了。今天就这样,找戈登交代点事情就回去吧。他把披风摘下来塞到座位后面。希望这次阿福会留一点晚饭。上次他也是偷偷溜出来,回去想找点吃的结果冰箱里一点饼干屑都没有,只有阿福的凝视。

 


“B……蝙蝠侠!”

 


超人的声音成功阻止了蝙蝠侠进车的动作。

 


那个国旗配色的大个子手里拿着一个小袋子,一看就是临时准备的,连丝带都没有,只是一个一次性的纸袋。一个……折法熟悉的纸袋。

 


超人走进小巷里,看着那个再次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蝙蝠侠,把纸袋递过去,“我怕你吃不惯快餐,回去找阿福要了一点饼干,他说你喜欢这个?”

 


蝙蝠侠接过纸袋,一瞬间松开口的袋子里溢出饼干的香气。没错,是阿福烤的小甜饼。

 


原来他刚才回去是干这个……

 


“……谢了。”蝙蝠侠看了一眼超人,跳进车里,“我要检查系统,结束了就回去。”

 


超人用X视线看着他把自己藏进蝙蝠车里,打开袋子啃了几块饼干。哈哈哈,他果然饿坏了。

 


等等,他笑了!?看来布鲁斯是真的很喜欢吃这个饼干。太神奇了。之前把玛莎做的苹果派带给他都没这种效果。那是阿福做的?改天问问配料去……

 


小巷里,没人能看见隔壁大都会的超级英雄超人,对着蝙蝠车傻笑了半天,还时不时摆出思考状,就好像在思考要怎么躲过蝙蝠侠的谈话一样。

 


谈话……

 


等等,还有这回事!

 


超人放下的心再次被吊起来,他看着车里蝙蝠侠手中的空袋子被揉成一团……

 


蝙蝠车的引擎发动了,连同着超人的不安一起。

 


布鲁斯可能是有一个小时长的话要跟克拉克谈,所以他踩着油门就没放过。克拉克不由自主地开始怀疑蝙蝠车可能是由雨水或者风力驱动的。更可能是蝙蝠侠的心情。

 


实际上,车里的蝙蝠侠只是想早点回去搞定阿福然后把瞭望塔的人工智能系统先着手恢复起来。超人砸得很巧,数据库全部损毁,里面的资料一点都没留下。光凭这一点,蝙蝠侠就有足够的动机揣着氪石再掐超人一次。

 


然而最巧的是,不光数据库,电力储存间和太阳能储存间以及其他重要设施也是被毁得一干二净。损毁情况最小的是相对来说没什么实际用处(闪电侠除外)的食物储存间和大厅兼会议室。

 


这感觉不像是偶然。他坐在蝙蝠机里看到了超人破坏瞭望塔的全程。

 


先是储存能源的区域,再是负责控制的中央枢纽,那里连着大厅的主控面板,然后是新到的电子设备和旧的那些计算机,在这一步的时候瞭望塔所有的自动防卫系统就已经完全瘫痪了,最后轮到最近刚填充满的军火库时超人就像砸豆腐一样顺利(虽然其他的对他来说也差不多)。

 


怎么想都有不对劲的地方。一定有什么他们都疏忽了的事情。

 


到了韦恩庄园,两人都坐下之后,布鲁斯问的第一件事也是关于这个的。他用了一种近似开玩笑的语气,想了解情况。

 


“先断了电源,再让总系统瘫痪,扫清防卫墙后清空数据库,最后是军火。你的意识真是完美极了。”

 


“……对不起,布鲁斯,这都是我的错。”然而对方只有感觉压力越来越大,甚至比第一次采访他时还要紧张,“我也不知道我闯进哪里,破坏了什么,我当时太注重于那个家伙了。”

 


“是吗……”庄园的主人看起来十分悠闲地拿起管家刚刚倒的茶,尽管他身上还穿着满是战损痕迹的蝙蝠侠套装。

 


克拉克看着对面的一老一少,连去盘子里拿一块饼干的底气都没有。说到底他也不是来这里做客的。他是来被训的来着。

 


“那你打算怎么办?反正今年的工资和年终奖都别想了,普利策更不用说,哦对,反正原本也拿不到。”

 


“我……嗯。”能说几句反驳一下拿不到普利策那句话吗?不能,憋着,做错事的本来就是自己。克拉克一边心里演着小剧场,一边留意着布鲁斯的表情。

 


玩意,恶意,精打细算。上帝,他这次怎么就没能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呢?砸什么不好,竟然把瞭望塔砸了。

 


克拉克肯特今年会被炒鱿鱼吗?这是个好问题。

 


见克拉克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看,布鲁斯轻笑一声,把杯子放下了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瞭望塔的重建资金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就算韦恩集团再大,这么一大笔钱要立马周转过来也不容易。”

 


“……”

 


“或者我们换一个想法。你觉得你能把瞭望塔在一周内恢复到原本的百分之七八十吗?可以的话我就不用想方设法再投钱进来了,这好像也不错。我可不想去和别的董事协商。那群老古董都是些难搞定的固执鬼。”

 


“……”

 


“克拉克?”

 


“啊……嗯?”

 


“你裤子穿反了。”

 


“什……!?!”
 


算了,不多说了。毕竟这件事情肯定还有内情,现在不能全怪他。恢复数据的时候查一查监控,说不定能找到些有用的线索。布鲁斯默默起身,与阿福交换了一个眼神,双方达成共识。他回蝙蝠洞做仔细调查,阿福负责安慰今天已经被两个人施过压的可怜的克拉克。

 


对于蝙蝠侠的转身消失术,克拉克其实是习以为常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就带有一种潜在的“他绝对生气了”的意味。看见布鲁斯一甩披风,把地板上甩的都是水,还踩在上面大步走开,克拉克条件反射一样立刻从沙发上窜起来想要跟上去。

 


一句“布鲁斯”还哽在喉咙里没喊出来,老管家伸手就拦下他并顺势把他按回沙发里。

 


“请放松,肯特先生,老爷只是另外有事。他已经把对你的处理都交代给我了。”

 


面对一脸茫然的克拉克,阿福只是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显然在阿福眼里,让布鲁斯如此费心的都得遭到一定的“惩罚”。包括正联主席超人也不例外。

 


只是……不知道布鲁斯和阿福到底有没有真的达成共·识。





Tbc.


乐高真的好可爱啊!

突然想起来是Jason的生日,赶紧弄了个很随意的生贺_(´ཀ`」 ∠)__ ……对不起Jay

Dick:我觉得他会喜欢我的礼物的!
Damian:切,我的更有创意
Tim:……啊?

Bruce:阿福,他们送了什么?
Alf:爱意,老爷。